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今天晚上……访客真多啊
    高文站在窗前等了一会,直到确认那个My little pony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他才呼了口气,然后飞快地开始关窗。

    而就在窗扇即将合上的瞬间,一个黑影唰一下子从下方蹿了上来,同时伴随着琥珀的大呼小叫:“哎大叔我刚才看到一个小贼……啪叽。”

    高文:“……”

    片刻之后,身心皆受到重创的琥珀小姐终于安安稳稳地站在了地上,这位倒霉的半精灵捂着脑门,脸上还敷着冰块,对高文怒目而视:“不带你这样的!”

    “我哪知道你会突然从窗户外面窜进来,”高文看了她一眼,“今天一个个都是怎么了,就没人好好走个正门么?”

    “我是盗贼哎!你让我走正门是看不起我的职业修养么?”琥珀气急败坏,“而且刚才我被人打飞了哎!你到现在还不提工伤怎么算,你好意思么?你们贵族都这么抠门的?”

    高文看了仍然活蹦乱跳的琥珀一眼,确定这家伙除了刚才脸撞窗框那一下比较惨之外其实压根没什么伤,便摇摇头:“现在我没钱,不过等回头我有钱了都补给你。”

    不等对方开口,高文就继续说道:“我是长辈,我不骗你行了吧?”

    琥珀瞪着眼睛:“这可是你说的,我记性好着呢!”

    高文摆摆手,让这个咋咋呼呼的半精灵在一旁老实呆着,随后来到书桌前,看着那些摊放在桌上的水晶。

    水晶有五块,其中一个是刚才那位梅丽塔小姐交给自己的、源自七百年前的保管物,理论上应该是高文·塞西尔当年委托秘银宝库代为保管的重要物品,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却完全没有对应的记忆,而另外四个水晶则是从书房的秘银保险箱里找到的。

    但高文也不知道后几块水晶的来历。

    他脑海中有秘银保管箱的记忆,但关于保管箱中的物品,他只知道那个白金圆盘——那其实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一处如今应该已经无人知晓的仓库,但剩下的水晶……他只记得当年高文·塞西尔将其放进保险箱里的画面,却记不起它们是从哪来的。

    似乎所有与这些水晶相关的记忆都被抹除了似的。

    高文摆弄着那些水晶,它们材质相同,但从形状上看,来自秘银宝库的那枚水晶明显完整,它呈完美的对称状态,大致上形如一个巴掌大的纺锤,但却没有尖端,纺锤中心还可看到一点隐隐约约的蓝色光辉;而另外四块从保险箱里拿出来的水晶则显然是碎片,它们是另外一个纺锤体的残余部分,高文试着拼了拼,发现它们最多只能拼出三分之二个纺锤体来。

    “这是什么啊?”琥珀在旁边站了没几分钟,便无聊到想要飞起,按捺不住地凑到了高文身旁,“水晶哦?不过都这么暗淡了……看上去完全不值钱的样子。”

    高文头也不抬:“幸亏看着不值钱,否则我现在就把你灭了口,省着你打它们的主意。”

    琥珀夸张地拍着胸口:“哇!你们贵族好残忍!”

    高文有点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整天贵族贵族的,你跟贵族有仇么?”

    “没仇啊,但穷人骂贵族不是天经地义么?”琥珀翻着眼睛,“反正也没别的可骂,那就不管生老病死还是天灾人祸肯定都是贵族的错就对了。”

    高文似笑非笑地看了琥珀一眼:“你这可一点都不像穷人的作风,真正的贫民是压根没有这个胆子的。”

    琥珀洋洋得意:“那是,一般的贫民也不会暗影行走啊~~~”

    高文不搭理这个满嘴跑火车而且没一句老实话的家伙,而是摆摆手打发她去把瑞贝卡叫上来。

    “叫那个小领主?”琥珀眨眨眼,然后看了高文面前的水晶一眼,“等下……难道这些真的是很值钱的东西?”

    高文不知道对方怎么联想的;“为什么这么想?”

    琥珀分析的头头是道:“这种时候这种气氛,再联想到刚才你提到的那个秘银宝库的代理人,你这明显就是要交待遗产的节奏啊——难不成塞西尔家族千秋万代的基业其实就在这些水晶上?”

    高文一脑门子冷汗:“你再不去我就一剑把你拍墙上!”

    琥珀刺溜一下化作暗影,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高文则缓缓呼了口气,那聒噪的半精灵终于离开了,他得以真正安静下来,思考那个让自己隐隐不安的问题——自己的“复活”或者说“附身”,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原本他还以为一切只是巧合,自己只是在天上飘到了某个设备的寿命极限,然后被逃逸系统扔下来之后砸巧了才从别人家祖坟里爬出来的,但现在看来……或许自己的到来确实是个意外,可高文·塞西尔的复活却不是。

    一个注定寿命有限,而且事实上真的死很早的人,是不会在秘银宝库中购买一个永久托管的。

    除非他早就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取回自己的东西。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钱烧的……不过这个可能性太低就不予考虑了。

    高文的手指在桌子上下意识地划动,写出三个中文:我是谁?

    高文,来自地球,前世死于空难,穿越至此,虽然其中原理还没闹明白,但首先在天上挂了很多万年,眼睁睁看着这个世界的沧海桑田,随后附身为人,变成高文·塞西尔至今也不过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

    记忆严丝合缝,人格毫无问题,思维逻辑清晰无误。

    所以并不是自己最担心的情况。

    那么出问题的应该就是高文·塞西尔了——他的复活……难不成是被自己这个天降来客给搞砸了?

    仔细想想的话,一个死了之后七百年肉身不腐的人,本身也着实是个疑点。或许那位传奇猛人在七百年前就安排好了自己要在将来的某一天(比如不肖子孙快要祸祸完家里的基业,也比如那帮灭国怪物卷土重来莽穿了防线,又或者两件糟心事儿同时发生)复活过来,本着鞠躬尽瘁死都不已的精神继续保家卫国,但是千算万算漏算一项,有一个卫星成精的灵魂正好掉了下来……

    这么一想,很有可能啊!

    高文皱着眉,在脑海中推演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但其中绝大部分都无法证实。

    能够证实的,只有自己仍然是自己这一点。

    他没有去思考诸如“潜意识的变化无法察觉,就如大脑感知不到自己在思考,思维受到影响的人也意识不到自己思维受过影响”这样过于复杂又毫无意义的问题,因为他觉得现在就把自己憋死在哲学领域纯属浪费时间。

    只要确认自己的思想仍然是自由的就可以,因为只有保证自己的思维清晰,他才能继续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

    从书房外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高文的思考,他听到琥珀嘚吧嘚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我跟你讲,你老祖宗神神叨叨的,三更半夜见了个秘银宝库的代理人,然后突然就点名要见你——我觉得他十有八九是要交待遗产……另外跟你讲,那个秘银宝库代理人还打了我一拳嘞,你得给我按工伤……”

    火球成型的劈啪声传来。

    琥珀的声音:“……当然我也没要求你现在付钱……”

    房门推开,瑞贝卡出现在门口,旁边站着探头探脑的琥珀。

    “祖先大人,您找我?”

    瑞贝卡一边询问,一边打量了一下高文——虽然那个信口开河的半精灵盗贼说话基本上都不值得相信,但心眼实在的领主小姐还是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老祖宗的气色,以确定对方是不是真的要交待遗产……

    高文看向琥珀:“守着外面,防止有人靠近。这次如果再有人摸进来,别说工伤,工资都不给你。”

    琥珀撇撇嘴,一边走向窗户一边嘀咕:“说的就好像你给过我工资似的……”

    高文:“哎你非得走窗户么?!”

    很有职业素养的琥珀小姐再次通过窗户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高文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没办法跟这么个万物之耻讲道理,于是转身来到书桌前,首先收好了那几块暂时搞不明白有什么用的水晶,然后将此前从保险箱里拿到的白金圆盘从怀里掏出来。

    “琥珀说的其实也不算全错——我确实是有东西要交待给你,”高文说道,并赶紧强调,“但肯定不是要分遗产。”

    瑞贝卡好奇地看着高文手中的白金圆盘:“这是什么?”

    “一把钥匙,可以用来打开……”

    高文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听到房顶上传来了琥珀的一声喊叫:“小贼!我又抓到你啦!!”

    紧接着就是一阵在屋顶上的跑动声响,期间竟然没有琥珀被人打飞的“啊呀”声,这让高文大吃一惊。

    难道有一只精通暗影潜行的鹅爬到了房顶上?(大雾)

    随后他立刻伸手摸向桌旁的武器,准备和瑞贝卡一同上去查看情况,但他还没来得及动身,就见到书房中突然涌起一团暗影,紧接着琥珀从暗影迷雾中跳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看上去已经失去了知觉的、身穿黑色皮甲的黑发年轻人。

    高文看了对方一眼,忍不住感叹:今天晚上……访客真多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