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古老遗迹
    事实上高文记忆中的那座古代废墟或者说遗迹距离队伍扎营的地方并不远——它就位于黑暗山脉北侧,其大部分都隐藏在山体中,一部分结构则暴露在山壁之间,理论上只要抬头看向远方的黑暗山脉,就可以在距地面数百米高的岩壁间看到那座古迹的部分结构。

    只不过长久的岁月流逝磨灭了文明的痕迹,大量蔓延的藤蔓和山间植被覆盖在岩壁上,将那些古迹层层遮掩,再加上遗迹本身的坍塌和山间土石的堆积,那些暴露在山体外的结构如今都很难再观察到,站在队伍扎营的地方望向山体,恐怕视力再好的猎人也很难第一时间发现那些岩石与藤蔓之间的异常之处。

    安排好了营地方面的事情,高文一行四人便启程前往山中,区区十年光景不会让大自然的地形产生变化,借助脑海中那副十年前的卫星视图,再加上记忆里的进山路线,高文一行很顺利便找到了上山的路。

    琥珀显得有点忧心忡忡:“我说……你这可是要去黑暗山脉里挖宝贝啊,咱们一共就四个人,你不觉得这队伍有点悬么?”

    高文看了这个半精灵一眼:“那依你的意思呢?”

    琥珀比比划划:“怎么着也得几百人的队伍沿途护卫,十几个大师级的游侠和德鲁伊压阵,前面骑士开道,后面法师坐镇,再来一个像我这么厉害的宗师级盗贼负责溜门撬锁——这不是山中寻宝的标准配置么?”

    “标准你个头!”高文原本还以为这货有什么高见呢,结果竟然就这些废话,“哪家的寻宝队是照着正规军的标准配置的!而且你说得容易——你给我组织一波这样的队伍出来?”

    “好吧我是夸张了点,但这可是黑暗山脉!黑暗山脉诶!”琥珀夸张地挥舞着胳膊,“传说里每隔八百米就住着一个恶魔领主的地方!你就带着三个人进山——而且其中一个还只会放火球……”

    “你信不信我不用火球都能把你打趴下!”瑞贝卡顿时勃然,拎起法杖指着琥珀,“让你见识见识塞西尔家的女性有多厉害!”

    高文拦住了N+1层曾孙女,无奈地看了琥珀一眼:“你迟早死在这张嘴上。而且你是从哪听来的黑暗山脉里每隔八百米住个恶魔领主?这都是无知乡民吓唬小孩的好么?恶魔领主真要有那么多他们早就横扫安苏了。”

    说着,他抬起头,看向前方蜿蜒的山路。

    “黑暗山脉确实是个危险的地方,但一般人把这里的危险放大的太严重了。事实上在刚铎帝国时期,这座山脉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北方群山之一,与大陆南境的高岭群山并称为罗伦的南北两大山系,那时候的黑暗山脉一点都不黑暗,反而因物产丰富以及出产多种矿物有着‘镶金之山’的名声,只可惜后来魔潮爆发,黑暗山脉正好正对着元素风暴冲击最强烈的地方——山脉的整个南麓被元素侵蚀,形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森林,这道山脉才渐渐被人称作黑暗山脉。”

    高文说着自己所知的事情——其中一部分来自脑海中的记忆,另一部分则是最近恶补来的知识。

    “山对侧的黑森林确实危险,但它位于山脉南侧,这座山脉就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几乎隔绝了那些透过宏伟之墙弥漫出来的、来自刚铎废土的气息。绝大多数生活在黑森林里的变异怪物都需要依赖混乱的魔能才能生存,所以它们压根不会离开黑森林,更别提越过山脊,来到这片对它们而言足以窒息的山北地带,因此黑暗山脉的北侧其实是相当安全的。”

    高文所选择的这条路线上并无太多植被覆盖,但仍然时不时能见到一些横生的树木和从路旁蔓延过来的藤蔓挡道,这些在黑暗山脉区域内顽强生长的植物多多少少也会受到一些废土气息的影响——那是每年顺着气流从南边飘来的、微量的“元素之风”(也就是安德鲁子爵口中的不洁之风),在那些混乱元素力量的影响下,植物显得扭曲而异常粗壮,颇有一些狰狞可怖的意味。

    但高文很清楚,除了外表看着有点吓人之外,这些东西其实根本毫无威胁,它们只不过是“强壮”一点的植物而已,那些在黑暗山脉北边的森林里晃悠了一圈就回去给人吹牛说自己经历过黑森林历练的贵族子弟,全都是在夸大这片土地的危险——他们压根不知道真正的黑森林是什么模样。

    他之所以能确认黑暗山脉北侧地区的污染已经消退,并不是因为脑海中的记忆或者打听来的情报,其实是因为那副十年前的卫星视图。

    只要把卫星视图和记忆里的资料比对一下,很容易就能判定这里其实已经是安全区了。

    “人们对这里的恐惧其实只源于两点,第一是对刚铎废土的恐惧,虽然精灵们建造的哨兵之塔和宏伟之墙封印了刚铎废土的大部分区域,但那层魔法屏障只能隔绝七八成的混乱魔能,每年从刚铎废土中渗透出来的腐化力量都是四国边境地区最大的威胁,哪怕如今魔潮的余波已经消退,边境人世世代代积累下来的恐惧和压力也不会那么快消散——这些边境地区的恐怖怪谈流传了七百年,早就变成近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了,”高文一边劈砍着沿途的挡路植物,一边随口说道,“第二……则是对未知的恐惧。”

    “未知?”琥珀皱着眉问道。

    “没错,未知。安苏王国停止南部开拓已经多少年了?”

    回答的是瑞贝卡:“如果从签署停止开拓的命令开始算,两百多年,如果从撤销所有开拓聚居点开始算,一百年。”

    “没错,少说也是一百年。整整一百年里这里都被列为禁地,除了那些回去就跟人吹牛.逼的‘冒险家’之外,没有人敢靠近这个地方,也就没有人知道这里具体是什么样。他们只能从那些祖祖辈辈流传的恐怖故事和冒险家胡吹出来的冒险故事里来了解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不恐惧?”

    听着高文这一大串科普下来,琥珀终于松了口气:“呼……那照这么说黑暗山脉的恐怖故事都是吹出来的,其实咱们在这儿很安全喽?”

    高文想了想,突然露出很吓人的表情凑近半精灵小姐:“其实我骗你的——这地方就是阴森危险混沌可怖,而且每隔八百米就住着一个恶魔领主。”

    琥珀:“……咿唔唔咿!!”

    “还宗师级盗贼呢,丢人不,”高文满意地笑了起来,抬手拍拍旁边瑞贝卡的脑袋,并指着不远处的一根横倒在地上的树干,“你的火球术有地方用了——把那玩意儿炸开。如果我没记错,前面就是了。”

    瑞贝卡等这一刻已经很久,立刻高兴地点点头,抬起法杖就是一个脑袋大的火球笔直地飞向前方。

    总觉得这姑娘召唤火球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砰——”

    一声巨响之后,火球炸裂开来,本就腐朽脆弱的树干被当中炸断,变成失去平衡的两截从山坡上滚落下去,前方道路豁然开朗。

    一处隐藏在山里的开阔地呈现在每个人眼前。

    这片开阔地似乎曾被谁刻意平整过,山岩都切削成了不可思议的整齐形态,在岩石之间,可以看到古老的拱门和坍塌的墙垒,它们就好像与山体融合般“镶嵌”在一块块巨大的山岩峭壁之间,甚至会给人一种错觉——就好像这里曾经有一座宏伟的堡垒,被周围的石头给吞噬了一般。

    但实际上,这座古老的遗迹本身就建造在山体内部,它有大约三分之二的结构隐藏在那石壁后面。

    不管是一路上都怂个不停的琥珀,还是一直认真听着老祖宗训诫的瑞贝卡,还是全神戒备的拜伦骑士,在看到这座隐藏在山体中的古代遗迹时,都不禁瞪大了眼睛。

    他们惊愕地看着这片不可思议的上古废墟。

    而高文的视线则在周围游走,并突然在一片坍塌的碎石旁停了下来。

    他来到碎石堆旁,那石堆上插着一节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黑乎乎的东西,仔细分辨了半天,他才看出原来那是一柄已经严重锈蚀腐烂的断剑。

    而在石堆旁边的地面上,则可以看到一行刻痕,那刻痕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历经七百年风化仍然清晰可辨:16中队,科尔长眠于此。

    瑞贝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这是……什么?”

    “当年队伍越过白水河的时候遇到追兵,16中队负责殿后,无一人生还,”高文慢慢说道,“应该是最后幸存的士兵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撤回到了这个地方。只可惜……当时魔潮汹涌,黑暗山脉全境都笼罩在腐化力量中,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们都没能夺回这片地区,而等到魔潮自然消退,已经没人记得这个地方了……”

    拜伦骑士解下了自己的佩剑,将长剑按在胸前,对那简陋的坟茔鞠躬致敬。

    葬在这里的士兵尚有一座坟茔,筑起坟茔、留下刻痕的战士却连丝毫痕迹都再难寻觅了。

    高文在坟前静默了一会,随后从旁边捡起一块碎石压在那石堆顶端:“放心吧,大伙都活下来了。”

    这一刻,他希望自己是以高文·塞西尔,而非穿越者高文的口吻来说出这句话。

    随后他走向不远处的那座拱门:“跟我来,我带你们看看你们当年的先祖都在这里留下了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