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营地
    看着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金币和水晶,瑞贝卡、琥珀与拜伦骑士毫无意外地陷入了呆滞。

    拜伦当年做佣兵时也曾见过所谓的深山宝物,但那些暗淡蒙尘的古董跟眼前这些用符文保护起来的军用物资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瑞贝卡作为一个乡下没落贵族,她这辈子在城堡里能见到的宝贝也没有眼前这个仓库里的多;琥珀就更不用说了,从一个爱岗敬业好盗贼的角度出发,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可能很难把这里的东西搬空了……

    当然,在呆滞之余他们也难免会浮上一层好奇,因为眼前的很多东西都是刚铎时期的制式装备,这些东西大多依赖刚铎帝国先进的魔法技术,因此在安苏立国之后,开拓者们带去的此类装备基本上是坏一件少一件,而且更有很多用着用着就耗尽了能量,时至今日,刚铎古兵器在安苏已经成为连历史书上都记载不详的东西,仓库里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装备对他们而言当然是极为陌生的。

    但是对琥珀小姐而言,这些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原理根本不重要——反正看着都好值钱的感觉!

    “刚铎长金币……盾徽银币……还有真正的三叶金花硬币!我的天!”琥珀唰一下子就冲到了那个放满钱币的箱子旁,脑袋几乎要埋进金币堆里,“钱呐!这都是钱呐!发财了啊啊啊!!老板,老板咱们发财了啊!!”

    没钱的时候就是老古板,有钱的时候就是老板,这态度转变之大真对得起她精灵之耻的称号。

    高文伸手把琥珀从钱堆里扒拉出来,拽着她的后脖领子:“冷静点冷静点——这是我的钱,不是你的!”

    琥珀一脸大义凛然:“作为你最忠实的追随者,这钱是你的也就是我的!”

    “这些金银币才是价值最低的东西,旁边的水晶才是真正的宝贝,”高文撇撇嘴,介绍着这些对当代人而言已经完全陌生的事物,“箱子外面堆着的那些是水晶原石,没有加工过的魔力基质,瑞贝卡你是法师应该认识它们——虽然需要加工之后才能用,但肯定能派上大用场。箱子里的是刚铎时期的制式军用水晶,用起来很简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可以给领地上的士兵增加战斗力。那些刀剑铠甲倒是个麻烦……我刚才查看了一下,状态都不是很好,尤其是魔力机关,差不多都报废了,现在能发挥出多少战斗力还不清楚。”

    虽然这处藏宝库中设置了密封性的符文,可以减缓金属的氧化锈蚀,但魔力机关自身不断的崩坏和能量逸散过程却是无法延缓的,虽然它们本身都有着很长的“保质期”,可是在七百年的时间跨度面前,保质期仍有极限——不光是那些武器铠甲,事实上就连几个箱子里的军用水晶也有不同程度的能量逸散,现在它们内部蕴含的能量恐怕只有“出厂”时的三分之一不到,而且这些老古董的故障率也是个问题。

    但对于如今一穷二白的塞西尔家族,这仍然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所以即便高文强调了这些东西的状态不佳,瑞贝卡和琥珀的眼神仍然是直的。

    “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拜伦骑士感觉自己的嘴都有点发干,“竟然就一直这么静静地躺在王国边境……而且无人知晓……”

    “从某方面我倒要感谢一百年前的雾月内乱,”高文摇着头,“在摩恩家族还记着这些财富的时候,魔潮阻断了人们探索此地的脚步,而当魔潮消退之后,摩恩家族却已经断了传承。唉,命运啊……”

    嘴里感叹着命运,高文真正感叹的却是这封闭落后的封建制度——一切财富皆属于国王与领主,国家命脉亦会以私产的方式被掌握在少数家族手上,一旦某个家族断了传承,这些东西竟然会变成荒山野岭里的无主之物,这是何等荒唐的情况?

    假如当年的摩恩家族把这些宝库明明白白地记在纸上,存进档案库里,而王室成员仅仅负责保管钥匙,这些宝物恐怕还不一定能轮到他来拿——雾月内乱之后衰弱不堪的王室肯定会打这些东西的主意。

    但怎么说呢,像这种家族传承的宝库因种种原因遗落深山不正是所谓中世纪的标准展开么?

    瑞贝卡的视线在那些古代装备和水晶上扫过,最后还是落在一箱子金银币上,她长出口气:“有了这些,就能付清安德鲁子爵的债务,还可以购买粮食和石料了……”

    高文看了她一眼,摇摇头:“不,这些钱没法直接花出去。”

    “啊?”瑞贝卡愣了一下,但好歹不是真傻,很快便反应过来,“因为这些都是古董?”

    “没错,你拿着一堆七百年前的刚铎金银币去跟人买东西,脑子再有坑的人都会猜到塞西尔家族在这片黑暗的群山中挖到了宝贝,”高文点点头,“最起码在咱们立足未稳的时候,这些东西是不能随便露出去的。”

    “那怎么办?”瑞贝卡皱了皱眉,“咱们现在很缺钱啊……”

    “很简单,哪怕换个模样,金子也还是金子,银子也还是银子,感谢这个贵金属交易的时代,”高文笑得很灿烂,说的话却让旁边的琥珀心脏直抽抽,“把这些东西熔了!”

    “妈哎!!”半精灵小姐几乎要蹦起来,“你知道自己在说啥嘛!熔了?!这可是七百年前的古金币和古银币!你就是跑黑市上当古董倒卖一番也比熔了靠谱啊!”

    “七百年前的古金银币,而且保存的跟新的一样,更重要的是其中有不少还是已经彻底失传了的、只能在书上看到图样的古帝国货币,”高文看着琥珀,露出了和平常看瑞贝卡一样的温和眼神,“你拿一个两个去倒卖一下还行,你把这六箱子都给我卖了试试?你但凡能活着回来我就送你一箱子!”

    琥珀咬咬牙,想拼着一身剐扛起一个箱子就跑,当看了看高文那比她大腿还粗的胳膊,愣是压下了心中大胆而欠揍的想法。

    但她还想挣扎一下:“那你也不能都熔了啊……这也太浪费点……”

    “当然是只熔一部分,”高文摊开手,“真要把这么多古董都熔了我也会心疼不是?先把一部分重新铸币以解燃眉之急,剩下的封存着看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

    琥珀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而高文则笑呵呵地看向瑞贝卡:“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当日在白银堡里我专门声明要保留自己的塞西尔公爵身份了吧?”

    瑞贝卡眨眨眼:“啊?”

    “笨啊!公爵有铸币权!”琥珀瞪着眼睛,然后唰一下子转向高文,“所以你当时就打着主意要把这里的古董给融了是吧?!”

    “可以这么说,”高文承认起来毫无压力,“我现在是一个史无前例的非实地公爵,领地暂时为零,还得自己开垦,但即便没有地盘,公爵身份所附带的各种特权却是在法理上‘天然自带’的,铸币权只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琥珀鼓着眼睛看着高文,最后只能感叹一句:“还是你们古代大贵族会玩——现在那些只知道在领地里挖坑讹行商过路费的土包子贵族跟你们真没法比。”

    对此,高文的回答只有一句:“眼界放长远一点吧,即便是这整个宝库,与未来相比也是不值一提的。”

    随后他吩咐拜伦和瑞贝卡各自装了一部分水晶和钱币,便准备先离开这个地方。

    这座宝库已经纳入手中,但现在还没办法让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派上用场,首先要让下面的营地建立起来,随后再由值得信赖的士兵分批将宝库中的东西——最重要的是武器装备——运到营地中。同时还要为宝库安排值守人员,虽然这里有那扇魔法大门保护,但既然自己已经到了这里,就不能继续让宝库在山里无人照管了。

    而且遗迹外面那位古代战士也要重新安葬——一个乱石堆可算不上合格的坟墓,现在来自文明世界的人已经回到这片土地,战死的勇士应该得到妥善的安葬。

    在将宝库重新用白金圆盘封锁之后,高文一行离开了这处地方。

    河滩附近的营地仍然在紧张忙碌地搭建着,不过已经接近尾声。

    拜伦和菲利普两位骑士在坦桑镇采购了一大批帐篷——实际上就是搭建帐篷所需的帆布和木料而已,等到了地方之后还需要现场加工一番才能成为临时的营帐,不过先遣队的第一批人都是有手艺的熟练工,搭建起帐篷来速度也是飞快,而且还有赫蒂用一些辅助的法术来帮忙,营地此刻已经初见规模。

    按照高文提前留下的规划,所有帐篷都建在白水河的南侧,大致形成一个扇形,粮食、铁器等重要物资堆放在营地的中央,而带来的预制木料则堆放在河岸边,运输时所用的板车和篷车在空下来之后被堆到了营地周围,充当围墙建成之前的临时屏障——虽然魔潮已经消退,但这里可是文明断绝的荒山野岭,谁知道会有什么猛兽窜出来?

    在营地中央的帐篷旁,高文找到了带着满满疲惫神色的赫蒂。

    相信那些古代水晶可以让这位疲惫的女士精神振奋起来。            
为您推荐